连骗子的羊毛都薅,这届年轻人为了省钱有多狠

626019278112021-10-09
原文标题:连骗子的羊毛都薅,这届年轻人为了省钱有多狠
本文摘要:文丨盒饭财经(ID:daxiongfan),作者丨谭丽平薅羊毛也能薅出生意经,这届年轻人省钱模式让人意想不到。5月被电信诈骗14000元后,刘恋靠400元生活了20天。在此期间,她格外关注各种“羊毛”。淘特APP上签到,每天能领上几毛钱;良... ...
本文关键词:,
正文:


文丨盒饭财经(ID:daxiongfan),作者丨谭丽平


薅羊毛也能薅出生意经,这届年轻人省钱模式让人意想不到。


5月被电信诈骗14000元后,刘恋靠400元生活了20天。在此期间,她格外关注各种“羊毛”。


淘特APP上签到,每天能领上几毛钱;良品铺子线上直播发放的优惠券,线下用部分商品第二件0元;用中国银行的银行卡充话费,满30元减5元;在支付宝上种果树,可以免费领水果……


她不知道的是,紧盯这些优惠活动的,还有许多“羊毛捕手”


今年大二的张繁,高二就开始关注这些“羊毛”活动,各大品牌的优惠券、疫情后各地政府发放的消费券、企业们直播中投放的“红包雨”、银行的立减金、APP推广过程中的“人头费”,都成了他零花钱的来源。去年,疫情待在家的那四个月,他靠“省钱”“薅羊毛”“白嫖”反倒赚了一万多元


疫情过后,于许多人而言,“省钱”已经不再只是一种选择,而是生活刚需。“消费降级”“攒钱”“理财”在社交平台上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。豆瓣上,“丧心病狂攒钱小组”已经有582279个“存钱罐”,即有近60万的人有过强烈攒钱的想法。


而在省钱大军当中,不少年轻人,甚至将“薅羊毛”当成了一种“另类”的赚钱方式。过去,大家都是抱着能减一点是一点的心态来领优惠券,现在,不仅优惠券可以打折套现,薅羊毛的活动群也成了可以获利的资源。省钱的同时,还能赚钱。


对于当中的某些人来说,任何能够去“薅”的东西,都能成为他们的“羊毛”。就比如,有人在豆瓣上发了一条有偿招募的帖子,紧接着,几个没有给过联系方式的网友,也加上了发帖人。这时,发帖人已然成了那个被盯上的“羊毛”。


但到底,是谁薅了谁?



01、骗子羊毛都能薅

“贫困”是“省钱”的第一动力。被电信诈骗之后,不愿意找父母借钱的刘恋,成了“抠门”高手。


省钱的第一步,就是削减不必要的开支。午餐换成从家里带来的免费饭菜,社交聚餐活动缩减到一个月不超过两次,买衣服只买日常和经典款式,买东西必买运费险,不合适的一定要退。


当然,这只是一些常规操作,刘恋省钱的一大绝招就是,不错过哪怕几分钱的小优惠。比如,刘恋日常的开支大头之一是交通费,叠加支付宝和云闪付的优惠活动,她现在经常能免费坐地铁,一个月就能省下一百多元。



除此之外,上电商平台买东西之前,先逛一逛微博一淘APP领上几元优惠券。买零食上淘宝特价版,上面的产品是从原产地、工厂发货,包装虽略显简朴,味道也还不错。买一些小日用品,则会选择拼多多或阿里巴巴1688,但买之前会仔细辨别发货地,比如,浙江平湖的羽绒服还不错。这些说起来都有些繁琐的事情,却已经成为刘恋的习惯。


渐渐地,刘恋还发现了一些意外收货——各种平台上的“羊毛”。


三只松鼠、良品铺子、百草味这类有线下店的零食品牌都在做直播,线上领券可以去线下店消费,比平时买划算很多;支付宝有消费金,每天闲暇时做点任务领金币,到店支付就可以直接用;支付宝的芭芭农场,坐公交无聊时浇水种树,就可以免费领水果,如今已经领了近十箱苹果;腾讯微视看视频、做任务可以领红包,满0.1元就能提现,过年期间活动比较多,那段时间就赚了一百多元;银行定期有活动,比如光大银行有城市周、城市月,可以一分钱换购米、油、纸之类的生活用品;之前用中国银行充话费满30元减5元,虽然现在变成了只减3元,但与支付宝微信只能减几分钱相比,已经优惠了许多。”虽然薅羊毛的时间不久,但刘恋对于诸多平台的优惠规则,已经了然于胸。


开启省钱模式之后,刘恋的生活也迎来了诸多改变:买东西更考虑实用性、性价比;发了工资之后会存银行定期,开始学习理财;身上没有钱了花钱也就没有那么大手大脚了。现在,她每个月的生活开支已经维持在了1000元之内,甚至因为不再点重油的外卖,饮食也更加健康和规范了。


刘恋的生活已经颇为节俭,但对于资深羊毛党来说,她还只是“省钱界”的初级玩家。今年高三刚毕业的蔡文,自从2018年被网友介绍的薅羊毛操作惊呆了之后,蔡文也加入了“白嫖”大军。洗发水、小零食、饮料、餐巾纸,至多只要一两元,这些东西都能以极低的价格薅到手。



省钱手段并不高级,主要通过APP拉新人下载助力领红包、小程序前期推广时开展的拼单活动、商家发朋友圈集赞等活动,就可以拿到格外优惠的价格。即便平时买不到的产品,也会下载特定的领券软件,领优惠券之后也能抵扣不少。


骗子猖獗时,蔡文甚至还会和同伴一起去薅骗子的羊毛。


蔡文发现,今年以来,诈骗分子变活跃了,手机上,经常会收到各种加好友免费领奖品的短信。大部分人会选择不予理会,蔡文和他的同伴,则选择“反套路”。“收到短信之后,我们会先派一个人联系上,对方一般会拉我们进群、做任务,关注抖音、公众号等,可以获得一元、两元、三元不等的红包,拿到钱之后,他们最后会发布赌博相关的各种任务,一发这个,我们就退群跑路了”。


不过,蔡文也直言,现在国家对于诈骗的监管更为严格,现在也不怎么薅骗子羊毛了。


“有平台前期推广阶段,活动力度比较大,用大号邀请小号,可以得红包,小号注册了又可以领红包。”虽然每次薅到的钱不多,但在一点点的积攒中,蔡文每月能省几百元的生活费。


目前,蔡文的生活必需品都是通过网络上的活动领取。用蔡文的话说,“不想花钱买任何东西,只想通过网络上的活动来白嫖。”


疫情之后,像刘恋、蔡文这样的年轻人,不在少数。他们会时刻关注各种打折信息,三八女王节、年中庆、年末大清仓、618、99大促、双十一各类电商的节日,甚至是开学季、家装节等小众的促销节日,都记得比传统节日更清楚,只为了省钱。


豆瓣上,“丧心病狂攒钱小组”已经有近60万的组员,“今天消费降级了吗”有近30万的组员。在“不要买|消费主义逆行者”小组,有网友自发总结的各类“不要买清单”,其中一条精华贴,楼长梳理出近20项既费钱又无意义的消费行为。


社交网络上,“尾款人”“买买买”“精致穷”这类市场出现的声音与标签,已经被“消费降级”“搞钱”“攒钱”“不消费主义”所取代。


年轻人,已经开启了“万物皆可薅”的省钱模式。



02、省钱省出的“生意经”

与蔡文这类纯粹的羊毛党不同,张繁已经能靠这些平台每月能稳定小赚一千多元。


从高二到大二,张繁是一枚资深羊毛党。闲暇时,上搜狗、贴吧搜索优惠券的关键词,看到文章中推荐的直播、活动链接,如果是直播,扫码进去“蹲”好,只等待到点了,狂点屏幕,抢直播中的红包雨、优惠券。


2020年疫情发生后,直播大热,张繁呆在家里的4个月,净赚了一万多


印象深刻的一次,张繁在一场直播里领了五百多元的红包。“忘记了是一家石油老板还是卖猪的老板做汽车,直播过程中发了5轮还是6轮红包雨,1.88,8.88,58,88,188元,整个过程耗时3小时,直播间卡爆了,主播讲什么也听不清,卡到我一度以为已经错过了红包,尝试性的点一下,竟然抢到了。”


除了微信上的直播,支付宝官方活动、银行活动抽立减金、各类APP推广,都是羊毛。其中,在张繁看来,“拉人头”是“暴利”。“抖音极速版拉一个新用户给30元,快手极速版、淘宝特价版、新氧APP也都是大户,百度上也曾送电影票。”


于羊毛党而言,小号和活动群,是关键因素。张繁有5个小号,蔡文有4个,蔡文有5个活动群,张繁有十多个。作为学生,他们的圈子相对简单,但每个微信号上也关注了几百个公众号,其中,大部分都曾用于薅羊毛。活动群,则是个人或机器人的群主,搜罗到各种优惠信息后分发到群内。



有人通过薅羊毛在宿舍开了一家小卖铺


薅羊毛能薅多少,取决于活动资源的好坏。免费的群,一般都是几元钱的小活动,人数也多;资源好一点的群,则要收费,一个月十元不等,也有按年收百元左右。疫情期间,张繁也组建了一个收费群,将自己看到的各种资源,第一时间转发到群内,单人收费10元,群里有200多人,赚了三千多。



一个收费群,群名的月,代表月费


满减券、话费券、红包、消费券,家电的、零食的、餐饮店的,只要有优惠,羊毛党都会薅。目前,张繁的羊毛来源,主要来自于直播、地方发放的消费券、旗舰店的优惠券、隐藏优惠券,其中,直播与消费券是大头。


这当中又会涉及到一环,收券的人。“小额的,比如5元京东E卡的券,4元卖给收券的人,一般在9折左右,大额的,比如一千元的家电优惠券,则95折收。不同的券,价格也不同。”张繁说。



一个免费群


有时,他们也会借助一些外力,比如向某位大神拜师,学习设计出能一直点红包的程序,等。


薅羊毛也并非没有风险,张繁听闻,有收券的人被举报抓了,也有一个羊毛群的群主,圈了二十多万跑路了。


虽然长期薅羊毛,张繁大学学费生活费都不需要家长出,但是耗费大量时间在手机上,张繁觉得自己“变懒了”,“习惯了躺着就能赚钱的生活。”


用刘恋的话说,“在利益的多方,有人付了钱,收获了流量,有人收获了金钱,消耗了时间。”



03、从刷单到薅羊毛

薅羊毛成为一门生意,也形成一个巨大的流量洼地。


如今,在各大社交平台上,都能看到诸多教年轻人省钱的博主。搜索薅羊毛攻略,能出现各种省钱教学。薅羊毛何时变得如此火?


羊毛党的生意其实并不新鲜,它最早是从“刷单”演变而来


一般来说,在淘宝、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,销量和好评数,是用户购物的主要参考。因此,刷单曾经成为了一条产业链。在以往,很多店家采取的方式,是请水军帮忙。但电商平台对于刷单的打击越来越严,一旦被发现,店铺和刷单者的号都会被封。于是,另一种成本低、起量快且安全的推广方式出现了。


业内称其为“淘客”。其核心模式,就是用一款价格优惠的产品,去冲销量和好评。这个模式的成本,并不会比水军刷单高。


“店家赚的不是薅羊毛这波人的钱,他们甚至愿意赔本赚吆喝。店家的目的,是用薅羊毛这波人把销量带上去之后,再赚下一波人的钱。而且通过淘客吸引来的用户,都是真实的。”曾有业内人士指出。


店家,可以通过这种方式,低成本汇聚流量。消费者,能买到便宜的好货。看似双赢的生意,但还有更大的获利方,即推广者。


比如,阿里有淘宝联盟,京东也有京挑客,专门负责营销推广。店家会与这些联盟签约,设置好佣金、返还比例,此后就有人帮助推广。


据业内人士,一般来说,联盟会对店家收取20%的佣金,剩下的80%由推广者来瓜分。也就是说,佣金的大头,都会落到推广者的腰包里,推广者可以是团体也可以是个体。如果推广踊跃,个体推客的收入也不菲。


为了增加用户黏性,它们往往会引导购物用户加入APP,一起薅羊毛。过去几年,市面上集中出现了很多专门的APP,汇聚各大电商平台的羊毛。曾经的花生日记、省钱快报、高佣联盟、芝麻鲸选、网购联盟、一淘、好省,都在此列。在这些淘客APP中,有各种来自天猫、京东、聚划算、拼多多、饿了么的羊毛商品,不少商品的价格比市面上便宜两成多。


这类APP容易让人沉迷,黏性也极高。往往也会采用“拉人头”的方式推广。


这种模式最早是从2013、2014年开始的,近几年,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,背后的核心原因之一,就是经济下行,很多人手头开始变得拮据。而新冠疫情过后,年轻人纷纷加入羊毛大军,本应再次为这个生意注入了强大购买力。



但据张繁和蔡文的说法,现在薅羊毛也没有那么容易,“曾经入场的主要都是小白,领领优惠券,但现在能明显发现有许多专业的人、团队在做,即职业羊毛党”。此外,微信等社交平台监管更为严格,也让他们少了许多阵地。


如今,各类企业、平台也都把握到了这种暗藏于“省钱”中的流量密码。随手打开一个APP,拉新用户领红包、签到领奖品、分享好友领优惠,看视频得奖励,成了一气呵成的动作。


流量红利正在丧失,如果用户出现了新的需求,一个新的流量洼地就会慢慢形成。但当推广慢慢趋于同质化,仅靠各种推广策略吸引用户,或许不能吸引越来越聪明的目标用户,只能吸引一批羊毛党。


注:文中人物为化名。


本文作者:钛媒体APP,转载本文请注明作者出处~

申明:文中已标明转截来源,若有侵权行为请在线留言删掉!联系邮箱:626019278@qq.com

上一篇:99%的人知道签到,但只有1%玩的很好……

下一篇:《饿了么》果园签到提醒关闭方法

网友评论